多体系联合解决区域问题,湖北膨化料市场有待开拓

 养殖技术     |      2020-02-07 15:18

“第二届全国大宗淡水鱼营养与饲料学术研讨会”在南京举行

4月7-8日,“第二届全国大宗淡水鱼营养与饲料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农业大学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作为国家大宗淡水鱼类产业技术体系今年第一个大型交流会议,共吸引了体系内外研究人员、生产企业代表约160人参会,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沈毅、国家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刘艳、淡水体系首席科学家戈贤平等出席会议。

会议由淡水体系主办,南京农业大学、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协办,淡水体系营养与饲料研究室、南京及扬州两处综合试验站共同承办,通威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天成科技集团、淮安正昌饲料有限公司等企业赞助了此次会议。

与行业多数会议不同的是,2011年、2012年的两届研讨会所参与的企业屈指可数,会议性质更趋向于纯学术交流。戈贤平认可了这种说法,他表示:“研讨会举办的目的,很大程度是为了淡水体系科研人员彼此之间有更深入、全面的了解和交流,比体系年会报告更为展开。”

刘艳参与了淡水体系的组建筹备工作,她向与会者透露,“由于每个区域农业发展所遇到的问题不尽一致,未来国家农业部会倾向于提倡多个产业体系联手解决区域问题。”因此,刘艳认为,研讨会不仅是交流饲料营养研究进展,也应该共同商议一些产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性问题,比如“怎么跟水产的其它几个体系合作,甚至跟种植业、畜禽业体系合作”等。

据了解,淡水体系是2008年农业部和财政部联合启动的第二批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40个产业之一,在渔业所启动的5个专项当中,淡水体系是渔业体系中最大的,涉及青、草、鲢、鳙、鲤、鲫、鲂鱼等7个主要的大宗淡水鱼类品种,科学家岗位和综合试验站数量占渔业体系的1/3,共有25位岗位科学家和26个综合试验站。研发中心下设6个功能研究室,分别挂靠在农业部、教育部和中科院的6个研究院所和大学,26个综合试验站主要挂靠在省级水产研究所、推广站和国家水产良种场。

淡水体系的组建,重点在于解决大宗淡水鱼类优质高产、模式升级、提高养殖效率、延长产业链等技术问题。本次研讨会也着重体现“大宗淡水鱼健康营养与科学投喂”的主题,报告及论文内容涵括“脂肪、蛋白及糖类营养需求及功能研究”、“饲料原料及替代鱼粉研究”、“添加剂研究”、“投饲技术及其它研究”等四大项,现将部分论文精彩摘要呈现:

1、瓦氏黄颡鱼最适生长对C18∶3n3的需求量为1.85%,而C18∶3n3含量为0.5%时,免疫力最优,通过添加维生素C/E,可以缩小获得最佳免疫力与最佳生长性能之间对C18∶3n3需要的差距。

2、饲料中添加300mg/kg抗菌肽,可显着提高凡纳滨对虾成活率和增重率,降低饲料系数;添加400mg/kg抗菌肽,对血清非特异性免疫指标有提高作用,凡纳滨对虾饲料中抗菌肽的添加量建议为300-400mg/kg。

3、异育银鲫鱼种饲料中脂肪的适宜添加量为9.93%-11.55%;饲料脂肪水平增加可以显着提高异育银鲫鱼种对饲料中粗蛋白、粗脂肪的表观消化率;饲料脂肪水平过高会导致肝脏损伤。

4、以鱼油和玉米油作为脂肪源,推荐中规格异育银鲫“中科3号”合适脂肪水平为12%左右。

5、养成中期异育银鲫饲料中最适宜赖氨酸水平为2.12%-2.19%。

6、1龄团头鲂的适宜碳水化合物水平为35%左右,适量增加饲料碳水化合物含量对蛋白质具有一定的节约作用。

7、大豆粕和玉米蛋白粉是青鱼的优质植物蛋白源,可作为鱼粉的替代物;蝇蛆粉尽管也是优质动物蛋白源,但脂肪含量过高容易氧化,导致饲料价值降低,在饲料中的添加量不宜过高。花生粕、棉籽粕和菜籽粕是较好的饲料植物蛋白源,但棉籽粕的添加量也不宜过高。青鱼对米糠的利用率不太理想,应在饲料中控制米糠的用量。

8、饲料中添加豆粕对异育银鲫稚鱼的生长、消化及营养代谢产生显着的影响,即使添加20%的豆粕替代鱼粉蛋白,即对出膜6周的稚鱼产生了显着影响。在稚鱼的培育阶段,饲料应适当减少豆粕的添加比例。

9、饲料中棉粕替代鱼粉对大规格草鱼的生长、血液生理等产生显着的影响,大规格草鱼饲料中棉粕替代鱼粉的比例不超过60%为宜。

10、以增重率和饵料系数为指标建立折线模型进行计算,结合血液生理生化指标,初步认为团头鲂幼鱼饲料中维生素C的适宜添加量为50-100mg/kg。

11、分别以团头鲂幼鱼肝脏谷丙转氨酶活性、谷草转氨酶活性和吡哆醇含量为评价指标,拟合折线模型得到团头鲂幼鱼对吡哆醇的需求量为4.19-4.45mg/kg。

12、对团头鲂生长、血液各项生理生化指标和免疫指标的初步推断,日粮中维生素E最适添加量在50-100mg/kg。

13、目前团头鲂饲料标准中胆碱添加量1000mg/kg数值偏高。

14、与亚硒酸钠相比,饲料中添加喜来硒可以显着提高建鲤的增重率、肠道蛋白酶与淀粉酶活性及肌肉中硒水平。

15、溶菌酶对异育银鲫的生长性能、免疫应答、肠道形态和功能及抗嗜水气单胞菌能力影响的实验中,饲料添加溶菌酶最佳剂量为500mg/kg。

16、在异育银鲫饲料中添加耐高温植酸酶,可替代部分磷酸二氢钙。

17、改良鲫饲料中鲜蚯蚓和蚓粪的适宜添加量分别为5%和4%。

18、对4g的异育银鲫,低蛋白饲料组可以通过提高投喂频率达到高蛋白饲料组的生长效果。

文/图 唐东东

更多资讯,请登录《图文直播:第二届全国大宗淡水鱼营养与饲料学术研讨会》

中国水产频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2月29日,湖北荆州市天佳饲料有限公司新厂落成仪式隆重举行。

天佳饲料公司为湖北省本地饲料企业中淡水鱼饲料销量领先的饲料公司。相比华南地区水产饲料行业近几年上演的轰轰烈烈的变革,湖北地区水产饲料企业这几年发展的状况如何呢?作为湖北地区水产饲料企业代表之一,在庆典结束之后,本刊采访了天佳饲料技术总监孟经宇。

从整个水产产业化发展上讲,我个人觉得湖北地区和华南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首先从养殖面积来看,湖北各个地区养殖虽然存在一定差异,但整体而言养殖户人均占有养殖水面较少,这边有很多水产养户是靠十亩甚至还不到十亩的水面做为主要经济来源,每亩产出量也不会太大,这样每年收益状况一般来说不会很高,养殖户个人的经济实力就差一些。

另外从养殖时间来看,湖北养殖用饲料一般从3月份开始,因为过冬缘故到10月中旬或10月底基本上就结束了,一年中基本上有接近五个月的时间是不投喂饲料的。相比之下,华南地区不投料的时间是非常短的,养殖要比这边多2-3个月。

湖北地区的这种水产养殖特点,对饲料企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制约。湖北地区饲料企业特点是数目比较多,在荆州饲料企业去年大概就有50多家,今年还有新增的,但大规模的饲料企业很少的,普遍以1-2万吨这样的厂居多,这样的年产量如果放在广东就很难生存下去。

湖北号称千湖之省,水面多,但是许多地方的养殖模式仍然是比较粗放的,所以水产饲料的发展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不是那种已经趋于饱和的状态。

现存的许多小饲料厂有些开始是以农村合作社的形式,把当地的养殖户召集起来,统一进鱼种,统一放养模式,统一捕鱼和销售,饲料是整个生产链条中的一个环节,于是有合作社就考虑能不能自己做点饲料,刚开始可能只有2000-3000吨,慢慢这样发展起来。

还有就是原先做农资、饲料的一些经营者,有了一些资本积累后就会考虑做实业,饲料行业正是他们相对更为熟悉和了解的,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和入行门槛较低也是吸引他们加入的重要原因,这就造成了小型的饲料企业数量特别多,但成规模的并不是很多。

天佳公司去年水产料销售不到5万吨,但在整个湖北本土企业中能做到这样的产销量并不多。

湖北这边有很多饲料企业一年做1-2万吨,做了好几年甚至十多年始终保持这样一个产销量,也能生存下去。

我个人觉得这不仅是湖北也是整个中国水产饲料企业的一个现状:就是企业数量多,规模小,规模化、集约化的这个行业特点还没有体现出来。但未来在饲料企业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企业之间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行业的进入门槛会提高,行业管理会越来越规范,市场整合的趋势会越来越突出,这种迹象现在已经出现。

也不能这么说。正因为在产品定位 、服务和营销策略上,大型的集团公司和本地中小企业都是各有特点,所以才有现在群雄割据的局面。

湖北地区饲料厂家销售还是依赖经销商,养殖户同样非常依赖经销商,是经销商一家独大“两头尖中间肥”的局面。

养殖户本身不具备雄厚的经济实力,池塘面积小,销售渠道也不是很畅通,要靠经销商把零散的养殖户组织起来卖鱼,这也是经销商比较占优势的一个方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是经销商在选择饲料品牌,而不是终端用户在选择饲料品牌。虽然同样会对产品质量、价格、服务、品牌效应进行比较,但是我们知道,中间商和用户的出发点和侧重点是不一样的。

寻求合作伙伴服务养殖户

仍然还是以颗粒料为主,到目前为止,膨化料的普遍使用还没有很明显的趋向。湖北是以常规的养殖品种像草鱼、鳊鱼、鲫鱼、花白鲢等为主,本身的经济价值并不是很高,用膨化料去喂草鱼,如果草鱼的价格偏低的情况下,最后的养殖效果也许还赶不上一般的颗粒料。

当然,从长远的、发展的眼光来看,膨化料是趋势,天佳饲料新厂也有设计膨化线。但现在来看,养殖模式的调整和推广工作是十分艰巨的,不管是谁去带头做这么一个大幅度的尝试都将付出很大的精力和物力。

我们也看到了有这种很明显的趋势,这对我们中小企业来说是一种很大的压力,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中小企业在这一方面是所欠缺的。以前养殖户遇到一些服务问题,很多时候都是找自己的经销商,或者是当地一些做鱼药的人来解决,当养殖户在接触到服务性营销以后,慢慢的他就会习惯跟自己厂家的售后打电话,这就给了厂家压力,客户有需求你不去解决,他也许就会找别的厂家来解决,这样你这个客户多半就流失了。服务性营销对各个企业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事实上呢,我们也深深感觉到了市场的这种竞争方式给我们带来的压力,我们必须要适应市场的这种需求。大规模的服务队伍需要人员和时间的积累,目前我们主要是吸纳一些在行业内有多年经验的专业人员组建服务团队,同时寻求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合作伙伴,利用他们专业上的优势共同发展。

文/图 水产前沿

文章出自《水产前沿》杂志4月刊,转载请注明出处!